北方娱乐场有质量比如临空经济区、京津冀协

昨天晚上,香港传来大消息!港交所正式宣布拓宽现行上市公司制度。

港交所本次改革用港交所所长李小加的话说是20年以来的最大变革: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说:“这不是一次容易的改革。作为香港市场近20多年来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改革,它从一开始就面对前所未有的争议,尤其是是否接纳不同投票权架构、未盈利公司上市等议题,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市场都是不容易抉择的监管选择题。”

那么港交所究竟打算怎么变革呢?

根据港交所官网公布的意见稿,暴哥归纳为三点:1、接受同步不同权;2、放宽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限制;3、放宽香港作为第二上市渠道的限制

基于框架谘询文件所收集到的的回应,及其后与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就监管方面的讨论,联交所决定落实计划拓宽现行的上市制度,并于《主板规则》新增两个章节,容许(i)尚未盈利 / 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发行人;及(ii)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发行人,在作出额外披露及制定保障措施后在主板上市。

联交所亦建议修订现行有关海外公司的《上市规则》条文(及相应修订2013年《联合政策声明》),设立新的第二上市渠道,吸引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又或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主市场的「高级上市」分类上市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发行人来港。

为什么说是20年最大变革?

可能不少人还记得,阿里巴巴在赴美上市之前,最想在香港IPO,但由于阿里巴巴是采取所谓合伙人制度下的双重股权设计,即管理层为了确保对公司的控制,把公司的股权结构做出区分,让持股比例和投票权分开。管理层的股权可以以少抵多,用少量的持股权换取多数的投票权。比如说,假设管理层只有10%的实际股份,但在双重股权设计下,可以拥有50%以上的投票权,董事会提名权。

具体来说,截止到2017年6月,阿里巴巴的的大股东软银集团持股比例是29.2%;二股东雅虎的持股比例是15%,而包括马云在内的管理层一共持股10.6%,其中马云持股7%,蔡崇信持股2.5%。

尽管阿里的管理层只有10.6%的股权,但是在合伙人制度下的双重股权设计规定,阿里合伙人拥有半数董事会席位的提名权。也就是说阿里合伙人实际上拥有过半的投票表决权。这一制度令马云们牢牢的掌握着阿里巴巴的企业发展方向,而软银和雅虎只能享受阿里发展,市值不断增长带来的资本红利,基本上无权干涉阿里的发展。

类似的,在美国上市的很多中概股都是采取类似的双重股权设计。马云的老对手京东更厉害,刘强东用15.8%的持股比例,撬动了80%的投票权。百度的李彦宏也是,用16.1%的持股比例,换得60%的投票权。

在美国这种双重股权结构叫AB股结构,A类股一人一票,一个股权一个投票权;B类股一人N票,一个股权等于多个投票权。谷歌、脸书都是这种。

回到香港,2014年香港市场坚持同股同权(一人一票)的原则,这和阿里的合伙人双层股权结构有本质冲突,所以所以阿里饮恨远走美国,而香港也二度失去阿里巴巴(2012年阿里巴巴网络在香港退市)。

那么本次港交所修改了上市原则,允许同股不同权,一人多票的公司上市,那么等于是允许像阿里,京东这种企业未来在香港上市。考虑到科技类企业常常采取这种架构,未来蚂蚁金服、小米等等企业很可能就不用去美国上市了就近香港就解决问题了。

除了互联网科技公司,其实美国股市还有一类公司上涨幅度和企业发展前景更被看好的公司,这就是生物科技公司。

但是这类生物科技公司有一个问题就是在药物上市贡献利润之前,由于大量的研发投入,临床试验,有效性验证,可能会长期处于烧钱、亏损的状态,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无疑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

加之,生物医药科技公司的专业性比较强,对于投资人来说可能也无法有效识别风险。

考虑到这些因素,港交所对于生物科技公司的财务要求相对比较严苛。

但其实也正是由于上述不确定性,生物科技公司在研发成功,利润兑现之后,往往会有爆炸性的增长。下面是美国一家名为新基制药的企业,可以看到上市之初不温不火,但一旦药物成功,新基医药拥有全球第三大药物品种,来那度胺,股价会呈现出爆炸性的增长。

再比如中国的百济神州,也是一直亏损,但确实有发展前景,在美国受到追捧,两年股价翻了5倍多。

本次港交所相对放开生物科技其实是应对符合全球资本市场的潮流,也符合全球老龄化发展趋势的潮流,更重要的是能够留住我们本土的生物科技公司,帮助这些初创企业发展,为我们中国的医药事业造福。

此前港交所“海外公司上市联合政策声明”,“业务重心位于大中华区内的海外公司,其第二上市申请将不会获批”;

香港这么不允许业务重心在大中华地区的公司把香港当做第二上市地区(比如先到美国上市,再回香港上市),一方面是害怕香港沦为二流市场,一种自尊心作祟,另一方面是担心绕管监管,根据香港的规定,获准在港第二上市的企业,主要受其第一上市的司法区规管,可豁免遵守若干香港监管要求。

在第二上市地的条条框框约束下,其实香港失去了不少希望在香港上市的业务,降低了香港和纽约、伦敦等地竞争力。

阿里们想要通过更便捷的第二上市渠道,在香港募股集资也无法成行。

因此,就像香港接受同股不同权一样,放开第二上市渠道的限制,是香港迅速提高自己的资本市场竞争力、开放性、和包容度的体现。

总的来说,显而易见,本次港交所修改拟定的上市规则修改方向,无疑能够显著提高港交所的竞争力,对香港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提升也是巨大的。

更多像阿里、京东之类的享受到中国经济增长福利,拥有巨大潜力的科技类公司可以在家门口上市,不用跨过太平洋去美国。

此外,全球范围内看重中国资本力量,希望借助中国资本力量的科技类企业、生物企业,也能够借助香港的资本市场实现自己的梦想。

从更高的维度看问题,将A股市场+香港市场当做一个整体来看的话,两地的分工和互补更加明确。

根据暴哥判断,我们这边现在不太提此前提过的对接创新性企业的战略新兴板了,而香港对于科创类的企业更加开放,那么可以近似的理解为,这部分功能可能转嫁给了香港。

今后可能香港市场的功能分化主要有两块一个是对外窗口,吸引全球资本,一个是帮助国内的高端科创类企业,独角兽们企业募资成长;而A股市场则更强调满足大陆地区的实体经济企业解决融资问题。

这种搭配和分工,也能够更好的让中国整体的资本市场和全球资本市场进行竞争,尤其是和美国在资本层面的顶层战略格局对抗。

对于投资者而言,大家也不要觉得独角兽们不在A股上市是损失,随着两地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进一步加深,在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进一步深化,以及香港可能会成实现人民币的自由流通(财新网,10月份曾经有报道)等诸多措施的共同作用下,相信未来内地股民和投资者投资香港市场的企业会越来越容易,一样能够享受到独角兽和科创企业的成长红利,享受到中国的资本红利。

接下来H股全流通,也可以进一步促进两地市场的融合,利好两个市场。

一方面对于A股来说,H股全流通可以缓解A股的抛售,减持压力(哪怕仅仅是心理层面的);另一方面,对于香港来说,香港市场获得了目前欠缺的流动性,让上市公司更有维护市值管理的动力,也能够让港股企业实现控制溢价(为了获得控股权产生的溢价效应),从而真正做活香港市场。

所以,暴哥建议大家早点去开通港股账户,享受香港,享受中国的资本红利。

最后暴哥想说,随着南下资金的增多,香港市场的进一步开放,未来香港市场的估值会越来越吸引人,香港市场也会越来越活。

而香港市场的崛起其实能够帮助我们中国在留住本土那些有出外投资需求资金的同时,吸引更多全球资本来到中国。

人民币国际化、全球化未来需要解决的贸易和资本之间循环的问题,无形中也在香港市场做大做强、A股市场做大做强的背景下逐步得到解决。让我们中国更多有底气,作为一个贸易消费国、逆差国把人民币撒出去,作为一个资本的接受国、顺差国把人民币收回来,形成和美元循环体系分庭抗礼之势。

香港20年巨变,是马云们的幸事,是香港的幸事,更是我们中国的幸事!

说真的,马云、刘强东、李彦宏,可以回家了!